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长安利剑 > 重生回归

曾经的迷途

2018-08-29 10:25   作者:HYHF   来源:海韵河风

      我叫张爱翠,1966年6月出生在东营一户普通农家,中专毕业后分配到一个市属企业工作。那时,我和丈夫都事业稳定、爱情甜蜜,生下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,曾引来同学朋友的羡慕甚至嫉妒,我的心里总是幸福满满。
      本该和其他人一样享受着正常的家庭生活,但是随着我接触和练习“法轮功”“戛然而止”。2004年底,由于受人蛊惑,善良的我相信了李洪志的“真、善、忍”,相信了法轮功可以祛病强身,相信了练功可以“圆满”、可以“成仙成神”。于是,我开始变本加厉不分昼夜地练功,无数次参与胜利油田一企业家属院的非法聚会活动,大肆在社会上散发“法轮功”传单,散布“法轮功”谣言,将原本正常的生活规律完全打乱,并一次次在法律边缘上游走。
因为练功,我开始对工作敷衍了事,不再与同事交往,行为举止变得孤僻,引来领导和同事的诸多怨言,但当时在我看来,这些就是魔障,为了阻止我成仙成神的魔障,一切都是虚幻的。因为练功,幸福的家庭荡然无存,美满的日子一去不返:那时候儿子正在市一中上学,原本我经常都会到学校看望他,关注他的饮食起居,给儿子加油鼓劲,可是随着对“法轮功”的痴迷,我越来越觉得练功的时间不够用了,到最后,我彻底把儿子甩给丈夫,而自己彻底地沦陷了,连儿子生病我都不闻不问。丈夫的满腹牢骚,儿子的母爱企盼,我都视而不见。过去,我与丈夫从来没有红过脸,那时是两天一小吵,三天一大吵。最后我竟然忍不住动手了,逼得一向好脾气的丈夫开始还击。丈夫一直顾及备战高考的儿子苦苦坚守没有离婚,但他气不过我的执迷不悟,搬到外面去住,眼不见心为净。这一切的一切,虽然也曾让我感到犹豫迷茫过,但渐渐地我又不以为然,把这些都归结于对我追求“圆满”路上的考验,让自己陷得更深了。因为练功,我一次次给家人重复地带来失望和伤害。年迈的父母背上了沉重的负担,苦口婆心的归劝,日夜在担忧和气愤中煎熬着,加上负担起本应由我承担的照顾家庭和儿子的重任,他们的身体开始垮了下去,原本应该颐养天伦的他们,只能在每天烦闷而冲突的生活中唉声ag6亚游官网|注册叹气。记得2005年春节除夕夜,一大家子围坐在一起,泡茶聊天,有说有笑浓浓的亲情场景,却在我练完“法轮功”后回家开门的一瞬间冻结了,家人只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,便再没有言语。冷清沉闷压抑的家庭气氛使年夜饭变得难咽和敷衍,让人窒息,在当时我却丝毫没有半点觉悟,自己已经成为拖累他们享受生活的负担。
      回想过去,那时的自己当真是鬼迷心窍,父母的关怀、亲人的守望、儿子的期待,竟然被我弃如敝履;世间最为可贵的亲情,竟然被我当成了可笑的‘考验’;为了虚假的谎言,蒙敝了心灵中最宝贵的财富。回想过去的种种,我的心中至今仍不时会泛起阵阵的痛楚。
      2006年6月在散发“法轮功”传单时,我被警方抓获后送到心里矫治中心进行矫治。那几年来,使我幡然醒悟的是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,他们通过主动接触,谆谆教导,灌输着法律意识和做人的道理,倾注着亲人般的真情,就这样一点点地解开我的心结,让我认清了“法轮功”的邪教本质,使迷惘的我艰难地回到了正途,使身处悬崖边的我及时地停住了“踏空”的那一步。2009年5月底回到所在街道后不久,街道领导主动安排我到社区工作,帮助我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,且用大量的因信仰邪教习练邪教受到伤害的实例,终于使我认清了“法轮功”的贪婪和危害,决心与“法轮功”彻底决裂,重新做一个爱家庭、爱亲人、爱工作、爱社会的新人。
      由于街道社区领导关心,同事不歧视,我的收入也增加了,家里的生活也一天天好起来,我们一家三口的幸福快乐生活很快又回来了。
      如今,儿子早已成家立业,孙子也上幼儿园了,我和爱人闲暇时经常到社区参加一些文体娱乐活动,和居民们一起健 健身,聊聊天,日子过得越来越有滋味了。
 

长安利剑

亚游app集团下载安装|平台

+更多

科学普及

+更多

海韵河风文化发展中心 鲁ICP备16026110号

技术支持:东营网